星期二晚,巴塞罗那诺坎普,摄像头掠过球场,对准了贵宾席,在那些附耳攀谈的人里,有一个人最显眼。“看那个坐在拉波尔特身边的人,那个有领袖气质的人是……”“德洛利斯,快点过来看那个把梅塞德斯停在我车库里的家伙。”“马利亚,电视里是那个每次都要海景餐桌的先生。”……

没错,这个人就是乌鸡老板波佐。从1986年入主乌迪内斯,在这19年零6个月里,每次在餐厅或发廊里,波佐都会被问到足球的问题,而他的回答总是那么简单:“我与足球无关,我不感兴趣。”但有一点他无法否认,就是他的老板的身份:“在俱乐部里我没法否认,只有他们知道我是主人。很多同行都利用足球提高曝光率,就像贝鲁斯科尼,但我只是乌迪内的主要纳税人之一。”

波佐的名字叫詹保罗,另外两个兄弟分别叫詹卡洛和詹弗朗哥,都用“詹”开头,波佐自己也觉得好笑,“可能是我们的父母喜欢这个字。”波佐拥有全球第4大的伐木刀具企业“FreseUdinesi”,在俱乐部里,他也是个铁面的人。在经历了入主前十年的三升三降后,乌迪内斯自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步入正轨,一直稳居意甲中上游,今年更是第一次杀入冠军杯。

乌迪内斯是意大利“皮靴”后部的边境重镇,在附近3万多平方公里内,甲级球队只此一家。就这点而言,乌迪内斯足以称得上意大利足球版图东北部的形象代表。在波佐的经营下,目前的乌迪内斯完全走上了健康的经营道路,在意大利球队大肆烧钱、负债累累的大环境下,波佐却在全球广布球探,选择一条靠培养球员、出售球员的路子,阿莫鲁索、比埃尔霍夫、约根森、菲奥雷、詹尼凯达都是从乌迪内斯走出去的,最近的例子便是皮萨罗和扬库洛夫斯基,乌迪内斯也因此获得了“意甲超市”的美誉。

作为一支中游球队,乌迪内斯却吸引了同时赞助尤文的天空电视台和意大利国家电信公司作为自己的主赞助商,另外,法国雄鸡体育品牌系列、韩国起亚汽车财团也是乌迪内斯的两大赞助商,可容纳41000名球迷的弗留利球场已成为意大利数一数二的意大利体育产品经销基地,其规模和年产值丝毫不亚于米兰的圣西罗体育中心。俱乐部还效仿英超,率先拆除球场围栏,让球迷贴近比赛和球员。

球队建设上,波佐坚持长期路线年的斯帕莱蒂,这两个教练创造了济科时代后另外的两个乌鸡时代。长期策略让好的战术体系得以传承,扎克时代的中锋战术,斯帕莱蒂时代的343,加上一批实用球员,这些特点在科斯米的这支乌迪内斯身上仍有保留,在赛季初的四连胜中有所体现,直到最近的亚昆塔事件和四连败。但也恰恰是这个事件,让波佐的独断的个性更加明显。

众所周知,斯帕莱蒂就是因为和波佐不和而离开的,同样的事情在圭多林执教乌迪内斯时也出现过。对教练尚且如此,对球员波佐就更加专横了。前面有阿尔贝托、皮萨罗、扬库洛夫斯基的例子,亚昆塔事件是一个新高度,也是一个爆发。但波佐没有半点妥协的意思:“为什么这次出现在贵宾席里?我是想告诉亚昆塔,你破坏不了我的好心情。”在周二通过总经理莱昂纳迪之口,波佐在俱乐部的官方网站上发表声明,封杀亚昆塔的决定是他亲自下达的。

封杀球员,几乎每年,弗留利都要上演,演员换了一个又一个,但导演还是那个人,波佐。“在这样危机四伏的足球环境里,我们良性运转了15年,为什么?就是因为我可以说服自己把重要的球员卖掉。今年夏天我把皮萨罗卖到了国米,把扬库洛夫斯基卖到了米兰,这两家球队的排名都在我们前面。克罗德鲁普被卖到了埃弗顿,与我们一样,他们也在冠军杯资格赛里获得了资格。”波佐想说明什么?无非是要说自己对得起手底下的球员们。

“这起事件的源头不是钱,而是球员带着不想留下来的念头出场。我手下有2000名工会会员,怎么就没人抱怨?有没有复合的可能?他得对球衣有感情才行。不管怎样,没有他,我们也不会削弱。”这次虽然兵败巴塞罗那,但波佐强硬的态度不改:“打佛罗伦萨时亚昆塔也在,还不是照样输?今年夏天他就和我们说不想再为乌迪内斯踢球了,他还拒绝参加友谊赛。当有人想跳槽时,我们不会挽留他。亚昆塔只是暂时的进攻手段,其他前锋才是我们的现在和将来,比如巴雷托。”

也许波佐忘了看赛后评分,因为他的巴雷托得分是最低的,但也可以看得出,在亚昆塔事件上,这位乌鸡老板是铁了心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