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迪内斯一直是意甲一支颇具个性的球队,这支来自意大利东北部城市乌迪内市的老牌劲旅,不同于以往我们对于意大利球队精明沉稳的印象,而是以球风彪悍勇猛著称,在亚平宁足坛被视为另类的存在。

下面,我们就从地理环境以及人文历史的角度,来探秘一下,究竟是何种原因,造就了这样一支特立独行的足球队吧!

乌迪内市历史意大利弗留利-威尼斯朱留利大区(以下简称弗留利大区),该大区是意大利使用特殊律法的五个大区。特殊律法存在的含义在这里,简而言之就是其拥有高度自治权,有自己的税法、律法和受到保护的语言。弗留利大区下辖4个省,分别是的里雅斯特、波代诺内、乌迪内和戈里齐亚,乌迪内斯正是来自乌迪内省首府乌迪内市。

乌迪内市地处弗留利大区东北,北邻奥地利、东接斯洛文尼亚,这里距离奥地利大约50公里,距离斯洛文尼亚不到20公里。这也是为什么斯洛文尼亚加入欧盟以来,越来越多的斯洛文尼亚年轻球员也选择距离他们最近的乌迪内斯作为职业生涯起点的原因——因为离家近啊!

历史上,群山环绕的乌迪内,自新石器时代就一直存在。在15世纪初被威尼斯共和国征服,此后近500年的时间,乌迪内都被其统治,一直到1866年被纳入新的意大利共和国。由于接壤奥匈帝国,长期以来这里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乌迪内被德军占领,1918年又被奥地利人占领过一段时间,而在1943年9月8日,意大利纳粹政府投降,乌迪内又由德国管辖了一年半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有不少饱受战争之苦的德国居民投奔到了这个相对而言较为安全的城市,这也是乌迪内地区有不少德国后裔的原因。

乌迪内地区目前有40多万人口,其中市区人口大约不到10万,其大部分人口为弗留利本地人,外籍人口大约占总人口数量的10%。而在整个乌迪内斯地区,大约有一半的人用当地的一种方言弗留利语交流,该语系虽然与意大利语同属罗曼语族,但因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融合了部分德语、罗马尼亚语等元素,加之乌迪内曾有过使用德语作为官方语言的时期,弗留利语听上去更像是日耳曼语族。

在历史上,乌迪内人长期与外族的通婚,其中也有很多是日耳曼、东欧移民后裔,他们一般都能熟练地掌握德语、意语和东欧语系,所以在意大利,弗留利人也有“语言专家”的美誉。提起弗留利人,大多数意大利人的反应是——“他们不那么像意大利人”。从身体上来看,他们一般身材高大健壮,性格上也不同于一般开朗健谈,喜欢手舞足蹈的意大利人,弗留利人更加沉稳内敛,逻辑的严谨性更加趋近于德国人。

正如前文所说,乌迪内的历史比较复杂,来来往往多个民族。所以居住在这个意大利东北城市的人们显得并不是那么意大利。

2、地域情结很强,总是觉得自己呆的城市才是最好的,排外性较强,某种意义上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无知”。

如果不太好理解,把以上三点对应参考前意大利总理,米兰主席贝卢斯科尼…

1、乌迪内人相对来说很安静,性格也相对内向,加上这座城市人少,看上去冷冷清清,你会觉得你到了假的意大利

2、乌迪内城的历史决定了这里民族融合做的不错,这里的人也不会像意大利南部人那般排外,尤其是对亚洲人挺友好(老一代的意大利人挺歧视亚洲人的)。

这一方面得益于乌迪内人不喜欢脑洞大开的性格,少了很多对东方不切实际的臆想;其次,乌迪内在1997年开始举办了著名的远东电影节,主旨为积极推动亚洲电影和亚洲文化在欧洲的传播,让欧洲认识一个真实的亚洲。近年来,由于电影节影响力的扩大,我们熟悉的很多优秀亚洲电影,如《菊次郎的夏天》、《弓》、《唐山大地震》等也都在远东电影节上获奖。远东电影节20年来,一直在消除欧亚文化误解,向欧洲人推广亚洲优秀电影上做着重大的贡献。

前文提到过,乌迪内市人口并不多,市区人口在2017年统计为99242人,尚不足10万。但这一地区经济还挺发达,2015年人均GDP超过29000欧元(毕竟人少),排名意大利第10位,而乌迪内属于弗留利大区更加富裕的地区,其支柱性产业有酿酒、钢铁以及传统加工业。

其中乌迪内最著名的企业莫过于1859年就创立的莫雷蒂啤酒公司,由路易吉-莫雷蒂创建。莫雷蒂家族一直拥有这个企业至1989年,期间他们发展为意大利最大的啤酒生产商,不但生产莫雷蒂牌啤酒,还与喜力、嘉士伯等著名公司合作。在1996年,莫雷蒂啤酒公司被喜力收购,但一年后喜力被控违反反垄断条例,不得不将莫雷蒂啤酒再度转手。

二次收购之后的莫雷蒂啤酒发展顺利,迄今仍在不断地推出新产品,而莫雷蒂同时也是乌迪内斯多年来的主要赞助商,曾长期举办“莫雷蒂啤酒杯三角对抗赛”。

除了莫雷蒂啤酒,乌迪内最著名的企业就要属乌迪内斯老板波佐家族的Freud(锐无敌)刀具了,在最辉煌的时候,Freud曾经是世界四大大型工业刀具生产商之一,不过在2006年波佐家族做出了转型的决定,将Freud出售给了德国重工业巨头博世集团,赚了个盆满钵满。

近年来,在乌迪内市长霍塞尔的带领下,导致严重污染的传统冶金、钢铁行业都在逐渐转型,霍塞尔大力发展光伏发电、文化旅游以及软件开发等新兴行业,根据2017年的最新统计,乌迪内大学生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工资最高的就是程序员,足见其对IT行业的重视程度。

说回足球,乌迪内斯的老板波佐家族曾同时拥有意英西三国顶级联赛球队,他们对三支球队的定位非常明确:

2、球队风格已经非常成熟的乌迪内斯,则优先配给潜力很高的年轻球员,在一些经验丰富的名将带领下,获得飞速的成长,并提升卖家;

3、至于格拉纳达,则成为了乌迪内斯强大球探体系所购买的大量年轻球员的试验场,为波佐家族容纳更多球员的所有权。

前段时间,乌迪内斯老板波佐家族深陷偷税漏税丑闻,罪名就是自2007年以来,他们在球员交易等一系列操作中少缴纳6400万欧元的税款,而波佐夫妇更是在5年间漏税约2000万欧元。这说明,从意大利检方角度来看,波佐家族通过乌迪内斯过去数年间的获益,绝非面上经营“著名黑店”的那点收入。

但最终波佐家族还是让事态顺利平息了下去,其中很大的原因在于,他们其中的很多交易是通过其麾下两家国外俱乐部格拉纳达(已在2016年夏天转手)和沃特福德进行,他们巧妙地利用了西班牙和英国税法上的差异,合理地规避了很多税费。

从检方的角度看,这无疑是性质恶劣的偷税漏税行为,但从经营者的角度看,波佐家族无愧“欧洲最会经营球队的老板”称号。

随着网络资讯的发达,波佐家族强大的球探体系早已浮出水面,他们为了能够源源不断地从南美、东欧等原产地获得优秀球员,每年需在维持球探体系运转上付出超过2000万欧元的成本。而在近年来足球环境剧变的当下,波佐家族始终在寻求变化,以确保自己能够获得足够的收益。

后来,波佐家族进一步压缩成本,将格拉纳达转手,转而寻求稳定的代练球队。现在他们集中精力运营乌迪内斯和沃特福德两家俱乐部,有着明确的分工和成绩诉求,比如乌迪内斯在优先保级的基础上尽可能地提升名次冲击欧战锻炼新人,而沃特福德则没有太多的缓冲空间,他们的第一诉求是拼尽全力完成保级重任。但情况也并不是那么绝对,比如波佐家族在17年夏天同样斥高价为沃特福德购入威尔-休斯、理察利森等多名年轻球员,如果条件评估允许,波佐家族也会很高兴在英超开设一家“黑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