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来界定数字对象与我们之间的相互作用的特性? 艺术家本尼迪克特·德鲁(Benedict Drew)近日在伦敦Cell Project Space举办的个展“Gliss”就为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沉浸式的回答。我想对他的艺术实践发表一个个人的看法,不过首先我想要自己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这种相互作用的特性也许可以通过对界面的概念、它的结构与物质性的思考进行理解;通过观察我们对其固有的限制与可能性的观察进行理解;通过思考它所发展起来的、目前正操纵着的社会-经济环境进行理解。然而,当(按上述被理解为一种美学和结构元素的)界面被转移到一个画廊空间的物质性和固定性中、或是变成了一次艺术实践的核心元素时,它又会发生怎样的改变?展览“Gliss”就能够为你提供一次亲身体验上述过程的机会。

本尼迪克特·德鲁(Benedict Drew)是一位对数字及网络文化很感兴趣的多模式艺术家,因为“网络是当前的主导意象”,同时也是发展最快速的用于交流和信息传播的媒介和工具。也就是说,将本尼迪克特·德鲁(Benedict Drew)的艺术实践与其他“网络艺术家”区别开来的地方在于他的作品是以如下一些元素的综合表现出来的:即兴创作的伦理学,结构主义电影制作人对特定场域性与表演性的敏感,现场音乐会的DIY态度以及幻听音乐的创作方式。对本尼迪克特·德鲁(Benedict Drew)来说,“以多种形式进行创作是很正常的事”,这也许是由文化在目前被接受和消费的方式决定的。本尼迪克特·德鲁(Benedict Drew)的作品中存在一种介于模拟计算机(例如OHP投影仪的使用)与数字化事物(如电子声音的处理)之间、经计算得到的布置(如声音在空间中旅行的方式)与DIY的生产方式(如内在于其创作方式中的技艺)之间、非物质材料(如3D动画的沉积物)与未经处理的有形材料(如粘土捏成的怪物)之间的张力。然而我认为其艺术实践最冒险的地方在于通过分类、媒介、语言与创作方式之间的区别,本尼迪克特·德鲁(Benedict Drew)的作品走在我们这个“充满了媒介”的世界的复杂性中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供选择的棱柱以观察我们与既定界面的关系,无论它们是美学的、概念的、身体的还是政治的。这可以被界定为“一个选择性的宇宙以对抗主流文化,同时反映了位于资本中心的欲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