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心理学派的一个原则是,永远都不孤立地分析一个人的思考和判断能力,而将心理看成一个完整的存在。

  在读他的文字时,我仿佛感受到了来自捕猎者的凝视,整个人都不自觉地从立体变成平面,每一个细微的思想,都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在这本书中,他探讨了诸多话题,比如童年时期原生家庭对一个人成长的影响、梦境、幻想与潜意识的产生及相互关系,以及人类的各种心理活动,比如愤怒、嫉妒、nu性、自负、贪婪等。

  前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在《家长教育学》中,提到了童年对一个人成长的重要意义:

  悲观的儿童缺乏自信,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世界。长大后他们也缺乏解决问题的能力。

  在比尔.盖茨推荐的书单《乡下人的悲歌》中,主人公J.D.万斯讲述了一个美国白人工人街阶级,一路坎坷,终究逆袭耶鲁法学院的故事。

  在培养孩子的时候,某些错误的教育方式,带给儿童的伤害通常不亚于肉体缺陷。

  再比如,某些出于压力而采取的强迫性服从,阿德勒将其定义为赤luoluo的nu役。

  无论我们是天真烂漫的孩童,还是年过耄耋的老人,家是我们唯一可以畅所欲言的地方。

  在我们成长过程中,我们必须面对三大经验领域:追求对社会有用的专业或职业、建立有效的人际关系、获得爱情婚姻及家庭。

  两种看似对立的心理,比如慷慨与吝啬、凶恶与善良,就像一个硬币的正反面,同时存在于个体中。

  它不仅代表做梦者正在寻找解决当前问题的突破口,而且反映了他们解决问题的方法。

  与此同时,幻觉作为另外一种意识形态,通常出现在精神压力最大的时候,或者我们担心自己不能实现目标的时候。

  他们的潜意识更加丰富,幻觉出现更加频繁,因为他们经常专注于自己的内心世界,而忽视外界的人际关系。

  他指出,我们的教育往往只是出于实际和实用的目的,过分强调纯粹智力教育的作用,这已经直接损害了伦理的价值。

  在他看来,教育会通过意识和潜意识层面的作用,补偿他们的不安全感,其方式包括教会生活技能、培养理解能力和发展对人类的社会感。

  在我们的教育过程中,唯一有效的办法是把学生当作成熟的学习的主体,具有跟教师同等的地位,而不是教育的对象。

  这种孩子,无论在家庭中还是社会工作中,他们都像学生一样,着急回答所有问题,就像他们很想表明自己已经做了功课,希望得到高分一样。

  他们用尽一切办法来诋毁他人,借以获得内心的优越感,承认他人的价值就是对他们人格的侮辱。

  这类人已经丧失了真实感,看不到生活的全貌,常常忙于猜测别人是怎样评价他们的。

  愤怒是争取权力地位的最典型特征,目的是为了迅速强力地摧毁前行道路上的所有困难。

  每次暴怒都清楚地反映出一个人的自卑感和优越感,这是一种损害他人利益,来提高自尊的卑劣手段。

  在评价一个人时,我们更习惯把人放在社会中,评价他们与环境的关系,及其人际关系的质量。

  同时,我们需要谨记:群居生活最重要和最珍贵的基础论点是,人类性格绝不是用来进行道德评价的基础。

  所有女性在结婚前,都应该问未来丈夫:你是怎么看待男性支配地位,特别是在家庭生活中的支配地位的?

  在女quan主义思潮出现以后,女性不再把自己禁锢在与男性的关系中,而是寻求独立个体的存在。

  作为女性,我们究竟要保持多少自我,又要放弃多少自我,才能更加适应这个社会的发展呢?

  他对人类内心的复杂性探讨,使他的作品也极具震撼力。难怪鲁迅接连用了“伟大”“天才”等词语,称他为“一位拷问人类灵魂的残酷天才”。

  相比较弗洛伊德《梦的解析》,这本书更加通俗易懂,适合作为心理学爱好者的入门之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