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足球必须要从青少年抓,我希望能够通过我们这一批运动员,通过我们这些行为吧,能够带动更多的青少年,能够走上足球场,能够踢足球,能够喜欢上这项运动,我这个才是希望,要不然没有这个基数的话,中国足

  解说:众所周知,邵佳一左脚技术出色,这成为他个人的一大特色和优势,教练根据他的身体条件,把他调到前卫和前锋这个位置,当时在国安踢这个位置的基本上都是外籍球员,于是邵佳一有机会能接触到技术相对优秀的外援,也有了想出去学习的想法。

  1999年,他赴德国法兰克福短期培训,这可以说是他日后留洋生涯的一个小小的前传。

  邵佳一:1999年我去到法兰克福,呆了有四个半月的时间,当时是一个是杨晨的一个转会的一个条款,就是国安会得到免费的四名球员的培训,当时我作为年轻队员被选中,也很幸运吧,选中完以后,去到当时的法兰克福二队,相当于我们现在的二队,都是一样的。二队去进行训练,跟他们一起训练比赛就这样。

  首先我知道外国的球员没有想像中那么强大,虽然他是德国的球队,但是在你没出过国,没见过这些球员之前,你不会去,你可能会把他们想到,哇,他们太强了,他们太强大了,你不可能跟他们在一个水平线上。但是当你到那里,其实大家都在一个起跑线上,只不过大家的想法是不同的。

  姜楠:2000年,中国国家队新任主教练米卢,到北京看国安队的比赛,他相中了邵佳一,把他选入了国家队。2002年5月,中国国家队公布了出征世界杯的名单,一批十强赛的功臣落选了,邵佳一却幸运的入选。

  在媒体一片惊呼“为什么”的声音中,这位二十多岁的球员却已经一步一步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解说:邵佳一自己也承认,他是一个幸运的球员,他相信自己,也相信米卢有足够的理由选择他。

  邵佳一:自己当时也没有抱太大的这个,毕竟自己刚刚20岁,而且没打过几场联赛。在我印象里,当时进国家队那些人的标准,都必须是久经沙场,这个那种老手,而且是能力非常出众,在全国范围内都非常认可的这么一个条件,但是米卢的选人标准确实是有别于当时的国内的这些标准,他们看中的更是未来的这种潜力。

  他觉得他现在比赛的状态很好,他觉得他就有条件,有能力进入到国家集训队,那会我记得有很多人,超过一百人的那个,很多期,米卢集训很多期嘛,每一期都要换很多人,很多人要来很多人要走。我当时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就觉得我可会去一次,会去二次,可能不会那么很稳固的在国家队呆着,但是没想到,就这样从2000年就一直呆到差不多2008、2009年吧。

  解说:紧接着,邵佳一加入国家队后,就去参加了在黎巴嫩举行的2000年第十二届亚洲杯,与全队配合获得了第四名,亚洲杯是亚洲最大的盛事,实际上也是中国国家队能够参加的最高级别的比赛,与世界杯外围赛同一级别,令他兴奋的除了第一次参加这样重大的赛事,就是遇见了他的偶像。

  邵佳一:当时就是觉得,一进到国家队一看,哇,这都是我的偶像,我看着他们踢球长大的,然后跟他们在一块也是很兴奋,也是很紧张,我一进到酒店大堂,我就看见张恩华了,当时我说,哇,张恩华。然后,但是我还是比较能够hlod的住,我说那个大哥,你好,应该的。然后还好,那会还有小王涛,涛哥跟我一块,我们同时入选的嘛,我们就一块去了,就好多了,见这国家队一块开会,这个米卢给我提了这么一个问题。

  因为每一个他新选的球员他都会给他提一个相同的问题,然后当时就是很紧张,脸都红了。

  解说:那一届世界杯,中国队汇集了当时国内最好的球员,邵佳一是年纪较小的一位,资历尚浅的他对米卢的训练方法印象极为深刻。

  邵佳一:首先米卢给我两点印象很深刻,第一点就是米卢对待战术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他当时我记得是,他对战术距离性,他要求队员必须要服从他的战术距离,他那会特意拿了一根绳子,把前卫这四个人的腰栓在一起,来练习这个移动,就是为了能够让大家很清楚的认识到,球在一个位置的时候,你们的位置应该站在哪。

  因为大家四个人都绑在一起嘛,第一个人走,肯定会带着你第二个人走,也就是说你要知道他这样做可能会是有一些,在当时我们觉得我们都是成年人不是小孩,你跟我说就知道了,但是现在我在想,就是他其实是向我们表明了他非常坚定的立场,就是我必须要让你这么做,你要很清楚这就是距离,没有可商量的余地,我觉得这一点对我印象很深刻。

  第二点就是他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他始终以一种很乐观的态度,我从来这么多年,我从来没见米卢皱过眉头,或者他不高兴的的一面,从来没见过,所以这也是我对他印象最深的两点。

  解说:米卢的乐观,就如同当年中国对征战世界杯的成绩一样,在2001年世界杯预选赛邵佳一在替补席看他的偶像们踢一场又一场球,在中国对阿曼的那场比赛中,中国对战胜阿曼队,由此提前两轮拿到世界杯入场券。

  邵佳一:我记得我们客场对科威特那场,是到最后阶段90分钟,补时阶段我们才进了一个球,1比1打平那场球,那一分对我们来讲很重要,所以出线来讲,应该说我们我们开头打得非常好,我们开头主场3比0给阿联酋赢了,紧接着我们就是连续两个客场,连续两个客场我们要飞到阿曼,然后又飞到卡塔尔打,连续两个客场。

  阿曼2比0赢了以后,我们两战6分,我们就优势很大了,我记得当时于根伟打进那个球,怎么说呢,其实出线那一场可能大家伙觉得我们出线了,觉得特别高兴,其实在之前这一路走下来,我们队员心里都基本上,心里已经有谱了,我们觉得基本上差不多了。因为我们始终是在一种非常高度集中的这种状态下,去完成的这一届比赛,而且大家那会的团队是非常的,协作是非常的棒,各个位置每一个球员的能力,整体我们都做到了极致,所以说大家也多是有心理准备,我们出线了是很正常的事情,也就不会说在那一场,我们有多么多么的高兴,可能之前已经想到了,能有一些心理准备了。

  解说:除了相信“运气说”、“实力说”,还有很多人把当时的国足教练米卢看作第一功臣,他的训练方式是严格的,而同时他的快乐足球更治愈了中国队的心态问题。

  邵佳一:他跟我们说,其实很多的一点就是团队,他要求就是团队,他跟我们说就是在场下,你们可以不是很好的朋友,但在场上你们应该是最亲密无间的战友。

  就是我们当时在场上也是确实是这么做的,而且我们在场下也是朋友,就是我觉得真正是米卢带给我们团队足球的这种魅力,是他让我们知道真正的足球团队的力量,有多么大。其实2001年我们出线,就是依仗着我们的团队。

  解说:2002年,邵佳一和他的队友奔赴日韩,开始了世界杯之旅,兴奋之余,也有压力,小组赛中,中国与巴西、土耳其、哥斯达黎加四队分到了一组,这个小组可谓是“死亡小组”,有世界顶级强队巴西队,也有传统强队土耳其队,要想出线,哥斯达黎加必须要踢赢一场。

  邵佳一:反正之前大家就在说,哥斯达黎加,如果我们想出线的话,就肯定要赢哥斯达黎加。

  他当时给我们讲一个故事就是他当年在哥斯达黎加打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的时候,当时那些哥斯达黎加的球员,他就说,那些球员土老帽了,然后没见过世面,然后比赛的时候比赛之前,还在想要谁的签字球衣什么的,他就说我记不太清楚,具体的怎么讲的了,但是最后的意思就是你们这些人好好踢,等出线了,你没每个人都会有一辆车,不会在,连车都有了就是那意思在乎去找谁去要一个签字球衣吗,就这意思。所以当时我们比赛的时候也是这样,我们希望首先能够赢哥斯达黎加,然后如果巴西我们能够拿1分,那就非常完美了,那这就是太完美了,这是我们比赛之前的那种想法,然后最后我们能够跟土耳其,不管是取胜不管是赢,我们小组出线,这是我们的愿望,包括当时领导为我们制定的进一个球得一分赢一场,这都是们的目标嘛。

  解说:最后,这些目标都没有实现,一方面是实力问题,另一方面是经验不足,整个世界杯中,球员们得到最多的就是这种世界级的大赛经验,而这也正是国家队在这次短暂的世界杯之旅中最大的收获。

  邵佳一:应该说打巴西,我们还是创造了一些机会,包括小赵那脚门柱啊,包括我有一脚任意球啊,也都,都还是有机会的,但是那会呢我们已经知道我们出线基本上没有可能了嘛。

  因为第一场输给哥斯达黎加以后,我们就知道我们世界杯之旅基本上到小组赛就这样了,然后第二场对巴西,那会巴西是最好的时候,他们那些球员在现在我觉得这些球员还真是能够算上顶级的。从后卫线上可以说卢西奥、卡洛斯、卡福、埃德米尔森,中场小罗,前场大罗,前锋是大罗和那个里瓦尔多,每一个都在当时,就都是世界级的球员,他在这么重要的比赛,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和这种经验,或者说你打这场比赛这个价值,要是你打100场友谊赛,也体会不出来的这种感觉。

  因为跟你打友谊赛,跟你打什么,这样或者那样的友谊赛,没有任何的压力,输赢都无所谓,但是打世界杯打洲际比赛,打关键场次的的比赛是有压力的,是有名次的压力的,是有出线的压力的,所以人家都会很认真的去对待,所以当时跟巴西队那场比赛,对我们的这种虽然输了,但是这种经验啊,这种价值是非常大,因为我们还没有跟世界冠军的球队在真正的比赛中让他们真刀真枪的和我们对决过,那应该是第一次,现在来讲也是唯一的一次。

  解说:对于邵佳一来说,那届世界杯中的一不不可回避的话题就是那张红牌,他在那一刻的表情,也成了那次世界杯初体验的一个缩影。

  邵佳一:首先我要说的是,那个红牌那个动作,我看慢动作确实是很大,但是我绝对是无意识的,不是成心要去踢他,就是可能赶上了吧,也是一个凑巧。当时我是想去铲球,但是没想到他很快,在我之前把球我脚已经出去,收不回来了,当时我记得我有点蒙,红牌一出来以后我就一下跑回休息室了,当时是非常的沮丧,我记得好像很长时间没说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