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中国球员结下缘分的知名球星为数不少,比如范志毅与雷科巴、隆巴多、阿什利·科尔都有过交集,比如孙继海与哈特、赖特·菲利普斯当过一个战壕的战友,再比如邵佳一与哈斯勒有过师徒之缘。

而在这些与国内球员结下缘分的知名球星之中,最为命运多舛的那一位,恐怕要首推哈斯勒了,这位昔日大名鼎鼎的“矮脚虎”:

哈斯勒的命运多舛,早在他的少年时代就已经有所体现了。虽然他的脚法细腻、意识出众、还不失创造力,可这并不能掩盖他身高偏矮的事实。

偏偏那个时代不少球会颇为看重球员的身高。在这种背景之下,哈斯勒屡遭嫌弃,就只能在业余球队落脚,相比起那些早早就被大俱乐部悉心培养的少年天才,待遇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好在,哈斯勒并没有被苦难所击垮,反而越挫越勇,在低级别联赛渐渐闯出了属于自己的名头。终于在1983年,也就是哈斯勒17岁那年,科隆队向他伸出了橄榄枝。

要知道,那时候的科隆队正值强盛时期,远不是现如今可以相提并论的,坐拥利特巴尔斯基、伊尔格纳这样的名将,哈斯勒这种新人想要出头并不容易。

直到1984—95赛季,哈斯勒才迎来自己的德甲处子秀;直到这个赛季的联赛收官阶段,哈斯勒才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首发。

有了表现的机会,哈斯勒自然不会放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哈斯勒在赛场上大出风头,不仅有组织进攻的本事,还能亲自攻城拔寨,一脚直接任意球更是石破天惊,成为了那个时代公认的任意球大师。

可能是因为当年意甲联赛“小世界杯”的名头太过响亮的缘故,哈斯勒在德甲联赛扬名立万之后,做出了登陆亚平宁的决定。至于他选择的下家,则是意甲老牌豪门尤文图斯。

那时候的尤文图斯,恰好处在低谷时期,很难与全盛时期的米兰争锋,这自然会影响到哈斯勒这位新援的表现。

更加糟糕的是,就在哈斯勒投奔尤文的那一年夏天,斑马军团还以打破当时转会费记录的天价引进了大名鼎鼎的“忧郁王子”罗伯特·巴乔,一位兼备了球技与颜值、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特殊存在。

巴乔的平易近人在足坛从来就不是什么秘密,不知道多少球员对他赞不绝口,与这样一位存在并肩作战绝对是莫大的荣幸。

可对于哈斯勒而言,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这其中的道理很是简单,这两人的技术风格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在一起搭档的效果并不算好。而巴乔的地位就摆在那里,牺牲者也就只可能是哈斯勒了。

在罗马效力的岁月,哈斯勒虽然表现不俗,可这里并没有让他生出归宿的感觉。在亚平宁半岛漂泊4年之后,哈斯勒作出了回归德甲的决定,把卡尔斯鲁厄当成了自己的下家。

游子归家的哈斯勒,在赛场上大杀四方之余,又做出了一个极其关键、足以改变他后半生的决定:让自己的妻子安娜出任经纪人,负责自己的相关事务。

任谁都明白经纪人对于球员的重要性,被形容为球员的左膀右臂也丝毫不为过。很显然,这是哈斯勒对自己妻子安娜信任至极的表现。

只可惜,哈斯勒遇人不淑、错付良人。他对妻子发自心底的信任,换来的就只是背叛罢了。

坊间传闻,在1996年欧洲杯夺冠之后,哈斯勒回到家中,却发现自己的妻子安娜与卡尔斯鲁厄俱乐部的高管格宁厮混在了一处……那画面太美,普通人真不敢想。

闹出如此丑事,哈斯勒自然与卡尔斯鲁厄不共戴天。曾经有小道消息说,身为球队核心的哈斯勒故意在球场上表现失常,让卡尔斯鲁厄的战绩一路走跌,最终尝到了降级的苦果——虽然这种行为不值得提倡,却绝对可以理解。

至于妻子兼经纪人的安娜,哈斯勒除了与她分道扬镳之外,再也不会有第二种结局了。

待到卡尔斯鲁厄降级之后,哈斯勒又先后在多特蒙德、慕尼黑1860、萨尔茨堡红牛留下过自己的足迹。也正是在慕尼黑1860效力的岁月,让哈斯勒遇上了我国球员邵佳一,并且产生了师徒缘分式的羁绊。

邵佳一的任意球,依稀之间就能够看到哈斯勒的影子,邵佳一本人从来都坦然承认自己从哈斯勒那里学到了不少东西。

在一次精彩的任意球之后,哈斯勒也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调侃过,这粒进球就是自己教邵佳一的结果。

而在哈斯勒离开慕尼黑1860的时候,邵佳一的德方经纪人科内希也颇为矛盾地叹息道:“哈斯勒的离去对邵佳一而言少了一位老师,却多了表现自己的机会……”

虽然邵佳一注定很难达到哈斯勒的高度,可无论如何,这段师徒缘分,还是难能可贵的,绝对值得珍惜。

纵观哈斯勒的职业生涯,这位邵佳一的老师简直就是命运多舛的代名词,就连被妻子送上绿帽这种男儿所不能忍的事情都能碰上,想想也是蛮悲催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